您的位置 首页 新能源

贾跃亭放大招,法拉第未来要借壳上市!再次站上风口,有望大翻身?

在谈到SPAC交易的可能性时,毕福康表示:“我们正在努力达成这样一项交易,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。”毕福康拒绝透露法拉第未来正在与谁谈判,也拒绝透露交易将于何时完成。中国基金报记者 文景2019年11月,贾跃亭210

在谈到SPAC交易的可能性时,毕福康表示:“我们正在努力达成这样一项交易,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。”毕福康拒绝透露法拉第未来正在与谁谈判,也拒绝透露交易将于何时完成。

中国基金报记者 文景

2019年11月,贾跃亭2100字告白债权人:“还债回国,做成FF!坚信活着,就能继续梦想,就有百万种可能......”

如今,贾跃亭带着他的造车梦,又一次站上风口。

贾跃亭放大招,法拉第未来要借壳上市!再次站上风口,有望大翻身?

法拉第未来拟借壳上市,欲筹8.5亿美金拯救“FF91”

10月6日,电动汽车初创企业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,下称“FF”)首席执行官毕福康(Carsten Breitfeld)表示,该公司计划很快通过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(SPAC)的反向合并完成上市交易。

在谈到SPAC交易的可能性时,毕福康表示:“我们正在努力达成这样一项交易,并有望很快宣布些事情。”毕福康拒绝透露法拉第未来正在与谁谈判,也拒绝透露交易将于何时完成。

SPAC(Special PurposeAcquisition Company)直译为“特殊目的并购公司”,也称作“SPAC平台”,是美国资本市场特有的一种上市公司形式。SPAC是区别于传统“IPO上市”和“借壳上市”的第三种上市方式。其创新之处在于,不是买壳上市,而是先行造壳、募集资金,然后再进行并购,最终使并购对象成为上市公司。SPAC是空壳公司,通过首次公开募股(IPO)筹集资金,通常在两年内收购一个运营实体。

事实证明,SPAC受到寻求呼应特斯拉高估值投资者的欢迎。SPAC已经成为公司(特别是汽车科技初创公司)进入股市的快捷途径。

去年加入法拉第未来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毕福康还表示,该公司将在获得融资9个月后交付其第一款电动豪华汽车SUV FF 91,并在此类交易达成12个月后开始批量生产。法拉第未来曾表示,希望筹集8亿至8.5亿美元以推出FF 91。

法拉第未来最初将在加州汉福德的工厂生产这款车,但最终将使用亚洲的一家代工制造商。毕福康表示,法拉第未来已经与该制造商签署了协议,但他拒绝透露该公司的身份。

法拉第未来曾经是炒作最多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之一,烧掉了20亿美元现金,其创始人贾跃亭于6月完成了个人破产申请。

公开资料显示,由贾跃亭创办的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),成立至今已有五年时间。这是一家专注于智能电动汽车发展的科技公司,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迪纳。从诞生之初就剑指特斯拉,并很快吸引了来自于一众硅谷和宝马、奔驰等传统汽车行业的人才。2018年在2月,贾跃亭透露法拉第未来获得了15亿美元的融资,其战略投资者为香港投资机构。2018年6月,恒大20亿美元入股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%的股权,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

贾跃亭又一次站上风口

就像当年的互联网乐视一样,近两年最大的风口无疑是新能源汽车,除了贾跃亭、像董明珠、许家印等商界大佬都在该领域有所布局。

据德勤分析预测,2020年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将达到400万辆,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2100万辆。如此庞大的市场,催生出一大批汽车独角兽。日前,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发布,共有15家新能源汽车企业上榜,企业总市值占比2%。贾跃亭打造的FF估值高达300亿元,在行业独角兽排名中高居全球第二。

数据显示,2019年全球出售221.0万辆新能源汽车,同比增长9.95%。其中,纯电动汽车销售同比增长5%,占总体的74%,这主要归功于中国市场和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冲高;

《2020-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研究报告》认为,在中国汽车行业滞胀、燃油车走下坡路的背景下,中国新能源汽车是一个全新的赛道。中国积极推出政策扶持新能源汽车发展,企图摆脱对发动机的依赖,并降低对环境的污染,更企图通过发展新能源汽车进行新一轮的GDP刺激。此外,动力电池技术的突破和充电桩密度的提升,消费者旅程焦虑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,因而,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,也是激发中国经济的重要的引擎之一。

业内人士向基金君表示,目前,新源汽车正值风口,法拉第未来选择这一时点海外借壳上市,更容易被市场炒作,可能卖个好价钱。

还债有望?贾跃亭要靠FF大翻身

今年3月,“甘薇放弃财产优先分配权”的消息冲上热搜。当时,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正式提交美法院,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,甘薇放弃了优先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,为破产重组的最终成功完成迈出了关键的一步。甘薇表示,“唯有破产重组+FF最终成功,才可能跟全体债权人一起得到偿付”。

去年,贾跃亭也曾提到,“FF是我的生命。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,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。”

如此看来,能让贾跃亭翻盘的,可能只有FF了......

而目前,摆在该企业面前的最大难题依然是钱的问题。不过新上任的CEO毕福康却自信满满,并表示FF91将于明年9月开始量产,到时这款汽车的售价会在20万美元左右,这折合人民币在百万以上。据相关媒体报道称,自成立以来法拉第未来已投入超过150亿元人民币。为了这个造车梦想,贾跃亭几乎倾尽所有,现在的FF成为他翻盘的最后筹码。

2014年,乐视鼎盛时期,早就梦想造车的贾跃亭开始施展拳脚,一方面联合北汽共同投资美国电动车企Atieva(现名Lucid Motors),北汽持股25.02%,成为第一大股东,乐视则稳居第二把交椅。

另外一方面,则是贾跃亭独自花费10亿美元投资创建了电动车企法拉第未来(Faraday Future),并招揽了多个行业的精英人才加盟,组建了一支世界级的研发团队。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,法拉第未来发布了首款所谓的量产汽车FF 91。成为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纯电动汽车,此消息一出备受瞩目,它号称是“世界上加速最快的电动车”。

彼时的贾跃亭退出乐视,在美国全力聚焦新能源汽车业务。在许家印和恒大的重金驰援下,法拉第未来顺利度过危机,还借助这笔钱购买了大量的机器设备,再次将FF91推到了量产的边缘。然而好景不长,这段蜜月期仅仅维持不到半年,最后以恒大退出而告终。

后来,贾跃亭不得不采取自救措施,在FF的自救措施中,FF将全员降薪、部分员工无薪放假,公司还将关闭部分业务部门。

那次劫难后,贾跃亭开始放权,并推出了合伙人计划,把FF公司管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,加上FF的股权激励,吸引了一波行业精英加盟,其中不乏有“i8之父”毕福康、前Karma及观致汽车的首席科技官Bob Kruse以及前宝马高管Benedict Hartman加盟FF。

贾跃亭虽退居幕后,但投资人依然并不买账,同时乐视债务依然在多个层面束缚着FF,由于贾跃亭的关系,FF跟乐视依然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,为了摆平这件事,贾跃亭再次甩出了一箭双雕的计策。

2019年10月中,欠债260亿的贾跃亭,申请破产。根据该方案,将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,把全部在美国的资产转让给债权人,彻底解决贾跃亭直接、个人担保及间接债务问题。

2019年10月底,贾跃亭和甘薇被爆申请离婚。2020年1月底,贾跃亭破产文件显示,已申请离婚的甘薇向贾跃亭提出了接近5.71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40亿)的索偿。

据了解,这个破产重组方案,就是贾跃亭的债转股计策,贾跃亭将把他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交给债权人,以抵消全部的债务,为了实现FF股权资产价值和债权人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,从而使全体债权人通过信托资产的增值实现偿债目标,贾跃亭将继续以FF创始人兼CPUO的身份推动FF团队完成既定战略目标,让FF做大做强。


本文来源于珠峰科技资讯网,不代表珠峰科技资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op8849.com/nev/2020/1007/350.html
广告位

为您推荐